会员登录MEMBER LOGIN
还没账号?立即注册!
新闻中心NEWS

当钢琴遇上打击乐会变成怎样先锋的音乐

昨晚的另类音乐会 连胸脯都成了助兴乐器

来源:刊发时间:2017-07-16

     时报讯 2017杭州(国际)音乐节的有趣之处,就在于它样式的多样性。比如听完慕尼黑爱乐弦乐室内乐团纯正的欧洲古典腔之后,再来听德国柏林钢琴打击乐团的音乐会,就显得非常有意思——作为音乐节德系乐团的另一颗“双子星”,这支同样来自德国的乐团玩的却是先锋艺术。

     乐团的六位成员都是常驻柏林的国际先锋音乐演绎名家,于是昨晚杭州大剧院音乐厅的舞台上,除了两架钢琴之外,定音鼓、钢片琴、锣、三角铁、木琴这些奇奇怪怪的打击乐器全都被搬上了舞台。演奏到高潮部分,钢琴的盖子、自己的胸脯也都成了助兴的乐器。除了音乐会的特质,倒也有些行为艺术的腔调。

     柏林钢琴打击乐团由中国著名旅德钢琴家兼指挥谢亚鸥与希腊旅德钢琴家普罗兹罗莫斯·西米尼迪斯联合创办。乐团的建立非常巧合,2008年,谢亚鸥和西米尼迪斯同时受法国梅茨夏季作曲大师班邀请,为十位优秀的年轻作曲家演奏其作品,当时的编制就是两名钢琴家和两名打击乐演奏家。19天的集中演奏,让两位音乐家发现打击乐和钢琴打造的声响空间奇特又新颖。

     回到柏林后,两人跟柏林的打击乐同事一起在秋季开了一场音乐会,当时也没有想到要建立乐团,结果音乐会效果非常好,于是决定成立柏林钢琴打击乐团,并且一发不可收拾,风靡整个欧洲。

     谢亚鸥说,他们每次演出最大的难题就是搬运乐器——“每次演出就跟搬家一样,有时要租用7.5吨的大卡车才装得下这些庞大的打击乐器,演出场地还要有两台钢琴。”虽然操作起来比较辛苦,但是这个艺术领域里面蕴含的宝藏,吸引几位音乐家不断探索创新。

     这次来到杭州,柏林钢琴打击乐团希望能通过两首德国和法国当代曲目的演绎让大家领略当代音乐的风采。开场曲瑞吉斯·坎波的《永恒的阳光》由两位钢琴家和打击乐演奏家共同演绎。之后的莫里斯·拉威尔的《鹅妈妈》,在这部作品中,拉威尔灵活运用了中国的五声音阶,使得这部作品充满了浓浓的东方风情。值得一提的是,打击乐中很特别的马林巴琴,这种昔日印第安部落仪式上一部分的乐器,有着很好听的声音和很高的辨识度。据透露,在杭州爱乐最新的第九音乐季里,就要上演高难度的马林巴协奏曲。

     至于返场曲目《好一朵跳动的茉莉花》,旋律跟前一晚歌剧《图兰朵》中的相似。没错,这首返场曲目正是德国柏林钢琴打击乐团委约年轻作曲家谢鑫改编自江南民歌《茉莉花》。当然,当钢琴与打击乐碰撞在一起,产生的却是新鲜的反应。

     据悉,今晚,2017杭州(国际)音乐节闭幕音乐会即将上演。压轴表演嘉宾是来自中国小提琴界的天才、杭州爱乐2016-2017驻团艺术家杨天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