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热门演出

中国国家话剧院明星版话剧《大宅门》

2018年-03月-07日

票价:180.280...

活得敞亮,更要笑得痛快 两年后,陈佩斯携“喜剧四部曲”重返杭州! 这回,他还带着传人来了

来源:杭州日报 记者 厉玮 刊发时间:记者:

距离新闻发布会还有半个小时,陈佩斯已经提前出现在后台的休息室里。这个小小的细节,足以见得这位喜剧艺术大师的自我修养。当陈佩斯慢悠悠地踱着步子走进会场,才恍然意识到当年那个吊儿郎当却充满活力的“陈小二”,如今已成了年过花甲的白胡子老头。

 

昨天下午,由杭州文广演艺集团主办的“2018陈佩斯喜剧作品展演·杭州站”新闻发布会在新新饭店举行,陈佩斯携儿子陈大愚、主演王旭东以及主创团队一同亮相。这次展演是陈佩斯喜剧作品近年来在全国范围内的首次集中亮相,展演第二站就是杭州,共带来《戏台》《老宅》《阳台》《托儿》四部好戏。

 

2001年,陈佩斯的第一部舞台喜剧《托儿》横空出世,演出收入达到4000万元,开创了中国戏剧自由经济市场活动的先河。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自己,陈佩斯竟然说是还行。“观众看我的喜剧还行,这就不得了了!”这次回归,真想借用冯巩的话对陈佩斯说:“陈老爷子,杭州观众想死你了!”

 

《戏台》如约再来杭州,体力透支靠盐水支撑

 

“1980年春天,我来杭州拍摄电影《法庭内外》,就住在新新饭店。记忆中的北山街,满眼都是低矮的民居,商业建筑很少,湖边只有垂柳。走到孤山脚下才有一家饭店——楼外楼,而且也没有现在这么气派。拍戏之余,我常常一个人去爬宝石山,过紫云洞,从岳庙那儿再转回来。”陈佩斯感慨,今天一走进新新饭店,记忆似乎还停留在当年。

 

陈佩斯与杭州的这次重逢,源于两年前他与杭州大剧院总经理洪见成的一个约定。2016年12月,陈佩斯的《戏台》首次来杭,轰动全城。连洪见成自己都只能搬着小板凳,坐在过道的加座上。演出结束,陈佩斯与洪见成约定:“《戏台》还要再来杭州!”

 

一周之前,一篇名为《人民朋克陈佩斯》的文章在网络上疯转。“好在我们还拥有陈佩斯,他始终知道,尽管自己改变不了小人物的宿命,但他们比那些大人物更需要笑声。”这是万千网友的心声,也是我们对陈佩斯的怀念和呼唤。

 

这次,陈佩斯不仅如约而至,还带来了如今已经“子承父角”的儿子陈大愚和昔日北京卫视主持“一哥”王旭东。今年的10月9日-11月24日,《戏台》《老宅》《阳台》《托儿》四台大戏将在杭州大剧院轮番上演,为杭州观众奉献8场演出。

 

从早期作品《托儿》到《阳台》,再到创新的《老宅》以及两年前在杭州一票难求的《戏台》,这四部经典作品足以证明陈佩斯没有淹没在时代的河流中,而是像工匠般不断耐心雕琢自己。“这四部作品标志着我这些年来的喜剧历程,能看出一条不断证明自己的成长轨迹。”

 

陈佩斯的专业和气节是业界有目共睹的。人过五十天过午,老爷子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有一回,演出快结束时我差点心力衰竭,脸麻了,舌头都硬了。所以现在基本上每场演出,都必须有一瓶生理盐水挂在那儿。我演了一半喝完再上台,体力透支得靠盐水撑着。”

 

抠台词、抠喘气、抠眼神,给儿子打90分

 

“演陈老爷子的戏,真的太难太难了。第一,台词不能错;第二,位置不能错;第三,喘气不能错。喜剧的节奏要求精确到零点几秒。”说这话的,是《阳台》的男主角王旭东。这个曾经的北京卫视主持“一哥”,多年前借着开玩笑向陈佩斯表达了自己想入行喜剧界的真心。没想到,一入行“深似海”。“喜剧演员,基础得够,声音得好,力量得足。我们这行当的演员大多长得歪瓜裂枣,比我还要差一截。王旭东这长相,道貌岸然到极致了,这样人的两面性更丰满了。”陈佩斯夸赞王旭东天赋的同时,还习惯性地带着点“嘲讽”。

 

说表演,陈佩斯的细节是响当当的,台词、表情、动作、肢体,无可挑剔,他对自己的演员的要求也是如此严格。“《阳台》第一次实验演出是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刘蓓第二幕一张嘴就说错词了,把第四幕的词给说了。结果我俩长达一两分钟的笑场,陈老在后台心脏病都快发了。2015年上海巡演的时候,第一场我和刘蓓‘膨胀’了,决定在台词上自我发挥一下。陈老恼羞成怒,道歉、发嗲都没用。他管自己回屋睡觉了,第二天也没怎么搭理我们。”

 

“这还不够,我爹在排练时还会抠我的眼神。”陈大愚接过话茬。集演员、编剧、导演于一身的他,如今也算是子承父业了,这次将从父亲手中挑过《托儿》的大梁。他眉眼之间藏着陈佩斯的影子,尤其是鼻子,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我第一次上台是在《家宅》饰演小混混,本来还挺放松的。后来,连续遇到三位前辈都拍我肩膀叫我不要紧张,就心慌得不行。从上台到谢幕,我完全记不得自己演了什么。”不过现在,陈老爷子给儿子的表现打90分,大愚却谦虚给自己打了85分。“我觉得火候还欠一些,不能太‘膨胀’了。”

 

陈佩斯表示,如今的陈大愚早已不是继承衣钵这么简单,他在作品创作中完全融入了自己的意识形态。“《托儿》是18年前的剧本了,年轻人接手之后必须加入全新的元素,不断修改,不断完善,让它融入今天的这个时空。《托儿》到了第十年,大愚接手之后,演员全部换成年轻人,而且角色与角色之间的关系更加复杂了。年轻人的进步,就是我生命的延续。”

 

陈大愚透露,此前父亲定下了一项家规:家人不能来看他和父亲的演出。“我是一个特别容易紧张的人,开场前20分钟,我就不说话不理人了,躲到角落里来回踱步,其实是在调整自己的状态。”陈佩斯说,如果家人来看了,自己肯定会跑神。

 

喜剧的理想境界,就是坚持到明天

 

“一部喜剧,从构思灵感到作品登台,至少需要三年的时间。”陈佩斯坦言,做喜剧最大的瓶颈往往出现在剧本创作阶段。“这四部戏,已经反反复复修改过无数遍了,《托儿》甚至数次推倒重来。去年《戏台》巡演的最后一场,我们还修改了不少内容,所以每一场观众都会产生新鲜感。这个版本的《戏台》,打磨得更深沉,更稳健了。”

 

当被问及是否有机会以杭州为题材创作喜剧作品时,没想到陈佩斯对《白蛇传》起了兴致。“当年《白蛇传》肯定是一个喜剧剧本,许仙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白娘子热恋,这是标准的误会型喜剧结构。南宋绍兴年间的社会环境,也注定了《白蛇传》是个喜剧本子,应该是在后来的社会变化中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故事。”陈佩斯话音刚落,王旭东忽然拍了一下椅子,“这不正好,法海就归您演了!”

 

陈佩斯在台上生龙活虎、酣畅淋漓,而私底下完全是那种没有娱乐、不苟言笑的人。“我的生活非常平庸,一点波澜都没有。”他这般自嘲。陈佩斯非常喜欢卓别林在《舞台生涯》中的最后一个镜头:一个伟大的日子,卓别林在舞台上完成了自己追求一生的事业,最后跳进一面大鼓,以痛苦换来了观众暴风骤雨般的掌声。“喜剧也是我的毕生追求,这一幕让我真正认识到喜剧的真谛。”陈佩斯说。

 

曾有一位主持人问陈佩斯:“你希望自己做喜剧的理想境界,是把它做到一个怎样的广度?”他毫不犹豫地说:“没想那么多,就坚持到明天,还有明天,就行。”今天,他依旧给出了同样的答案。“搞艺术就应该走一步算一步,踏踏实实的。创造笑声的活动不光是艺术家的事情,它应该广泛存在于人群当中。我希望在自己有限的生命里,再努力往前走两步。”陈佩斯和他的喜剧要一直活在阳光照得到的地方,活在人民群众的笑声里。